廣告贊助

錯戀.jpg

  非常文青式的電影,看多了好萊塢式明快流暢的敘事節奏,再看洪尚秀執導的《錯戀》,那種明顯看到攝影機直接移動拍攝角度的運鏡方式,大量聊天式的對白,沒有特別吸引人的事件構成這個故事,一切讓人物角色自然的發展,整體步調緩慢又平淡,拍攝手法質樸到我一度以為是學生電影。

  但也不能因為導演風格和平常習慣的口味不同,就說它不是部好電影。
  或許該這麼說,平常我們習慣電影就是一部超級濃縮的精華,是一場急速的奔跑,它要在短時間裡說完很多的精采的故事,多到讓你可以將腦袋完全放空、被動的享受,就算有什麼人生大道理可以啟發你,也等結束後才有空細想。
  而像《錯戀》這種「侯麥式」緩慢又平淡的電影,就是在鄉間小路裡的一次散步,你有充分的餘地去欣賞路上的風景,當然也可以什麼都不想只是百無聊賴的走完,端看身在其中的觀眾用什麼樣的思維去看待。


  電影分為兩個章節,第一章「那時對,這時錯」、第二章「這時對、那時錯」,彷彿繞口令的名稱,重複的時空,代表著男主角一念之間的抉擇,為一段外地戀曲留下了不同的結果。

  韓春秀(鄭在詠 飾)是一位準備出席電影映後談的男導演,因為多出一天空檔於是他在城市四處閒逛打發時間,邂逅結識了當地一位美麗畫家尹熙敬(金敏喜 飾),從客套的寒暄到喝咖啡、參觀畫室、吃飯小酌,兩人相知相遇後卻必須惆悵的分離,因為導演已婚。
  同樣是分離,第一章多了怨懟與難堪,第二章卻可以留下遺憾和諒解,差別在於坦承,所謂「坦白從寬」,不無道理。

  當然看第一章的時候不會發現這麼多事,所以當導演被畫家的友人揭發出背景後,我也感受到了女主角的失落和打擊,好不容易交心的對象,有點欣賞與愛慕的對象,居然是瞞著他的已婚身分和自己曖昧互動,「根本是花心玩咖的惡意欺騙,此人不值得信任。」大概是這麼想的吧。
  在第一章各種難堪鬱悶的收尾後,進入到第二章,奇妙的是熟悉的人物和場景彷彿又再次重演,一樣的地點、一樣的人、一樣的對話,似曾相似又不是完全相同,起初像是玩「大家來找碴」一般,讓人在困惑之餘努力尋找一、二章間的不同,等到確定第二章是第一章的重演後,對話內容和劇情發展就開始明顯改變。

  第二章的兩人都變得更坦承、展現出更多真實的自己,當然包括導演先自首說明自己的已婚身分,於是畫家儘管難過失落卻多了更多無可奈何的情緒,並不會覺得被惡意欺騙。
  (題外話:社會上有更多壞男人抓準這種心理,先坦白再進一步互動交往,那麼女生就是心甘情願做小三,將責任推得一乾二淨。)


  說巧不巧,在看《錯戀》前我正好看完《蝴蝶效應》,因此看到第二章「這時對、那時錯」的開頭,立刻就聯想到「男主角跳回過去想要重來一次人生」的奇幻設定,當然電影的走向並不是那回事,這就只是個現實的男女愛情故事而已。
  兩人的浪漫邂逅,就像一場無意間的放煙花,一次在燦爛煙火後留下的灰燼弄髒自己的衣服;一次為燦爛煙火拍了張美麗的紀念相片,雖然結局最後都是消逝無蹤,但在兩人心裡留下的意義和回憶完全不同。

  最後我還是要煞風景的說,我不喜歡這種愛情故事,不喜歡這種將怦然悸動的激情視為真愛的題材;我也討厭男主角不避嫌的中央空調做法(入戲太深)。
  但至少導演沒把它拍成一部天雷勾動地火的出軌芭樂劇,他留點餘地讓觀眾自己去想像後續發展,順便讓擁有類似經歷的觀眾思考人生。

  「坦誠為良策」的意義在於,我把所有事實都攤在你面前了,要怎麼選擇是你自己的事。
  聰明理智的人會將一段錯誤的戀愛乾脆俐落的結束;感性的人會在一段錯誤的戀愛中繼續努力想讓它變成對的。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llison艾厲森 的頭像
Allison艾厲森

艾厲森夢遊仙境

Allison艾厲森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