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陽光只在這裡燦爛》在講一個逃避工作、頹廢的男人,認識了一個身世坎坷的女子,為了她決定重返礦工職場,想要共組家庭而開始振作努力的過程。

  男主角佐藤達夫(綾野剛 飾演)因為先前礦場的一起意外產生陰影,於是選擇行屍走肉、無所事事的生活,整天不是在家裡吃喝拉撒睡就是去柏青哥打發時間。
  有天他在柏青哥遇到了拓兒(菅田將輝),在拓兒盛情的邀約下前往他家作客用餐,進而認識了拓兒的姊姊千夏(池脇千鶴 飾演),兩人在第一次見面就互有好感,這從兩人互相偷瞄彼此的目光可以窺見一些些曖昧的情愫。
  然而再次見面就是在一間酒吧裡,達夫和千夏兩人的身分變成客人與小姐(對就是性工作者的那種小姐),尷尬的重逢場面加上酒醉的達夫不當的言行,兩人不歡而散。

  這邊先簡單介紹一下千夏一家的背景:
  爸爸得了病,只能臥病在床而且還有強烈的生理需求,三不五時就會呼喚妻子的名字要她來幫忙解決。
  妻子也就是千夏的母親,在家無所事事,看似負責照顧丈夫起居,但到後期已經懶得管丈夫死活了。
  千夏是家中主要經濟來源,除了在醃花枝的工廠工作之外,還在酒吧兼差提供性服務,同時被一個大老闆包養當情婦。
  拓兒曾經因為傷害罪坐過牢,現在假釋中,因為千夏和老闆的特殊性關係,而在老闆公司工作。

  這可以說是描述底層社會的人,他們在愛情與生活中的矛盾掙扎。
  達夫愛上了千夏,曾經任性的希望千夏不要再從事那些出賣肉體的工作,到後來才醒悟,要是他無法負擔起千夏所背負的責任,沒有共組家庭的覺悟,那麼所謂的「兩個相愛的人在一起之後就會幸福快樂」根本就只是癡人說夢而已。

為了愛,我們都願意努力成為更好的人。
因為愛,我們有了面對未來的希望和勇氣。



  可是啊,《陽光只在這裡燦爛》這部片名的重點,與其說是「陽光」或「燦爛」,我覺得不如說是「只在」會更貼切一點。

  電影的調性既不陽光也不燦爛,反而是充滿了黑暗與深沉的悲哀,那種無法言喻的無奈感,看完之後幾乎什麼話也說不出口,只覺得自己的力量太渺小、社會太現實險惡,有錢有權勢的惡人就是可以恣意妄為,底層卑賤弱勢的人們就連想要反抗都困難重重,更別說離開人生的泥沼。

  可以說是看完之後一點也高興不起來的電影啊,或許只有女主角逼真的露點床戲比較有可看性吧?(誤)

  而陽光就只在這裡散發微弱的光芒了,當達夫和千夏兩人獨處的時候,互相親吻擁抱的時刻,不談論過去未來,更不去想家庭與生活瑣事的當下,他們只是彼此相愛的戀人,只專注在此刻靈肉合一的過程,只屬於他們的親密時光,愛彷彿能凍結一切,成為永恆。

  當然,只是「彷彿」。
  陽光只在這裡燦爛,希望只存在於美好的想像。

  儘管如此,他們還是要努力懷抱著希望面對生活嗎?


  電影最後用了海邊夕陽下達夫彷彿發著光的畫面,對望的達夫和千夏沒有任何一句對白。
  導演沒有硬要傳遞什麼明天會更好的煽情喊話,但也沒有刻意在千夏艱苦的遭遇後雪上加霜,渲染那股絕望的氣息。

  他用了夕陽西下、發出溫暖燦爛光芒的達夫做為結束,任憑觀眾自由闡釋。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艾厲森夢遊仙境

Allison艾厲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