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sk  


  相信大部分的觀眾看了《人型海象》的感想就是一句:「WTF!我到底看了什麼?」
  我也不例外,試著把我剛看完電影當下的感覺描述出來的話,這部一個人把另一個人變成海象的電影,就是超鬧、超噁、不懂到底在幹嘛的智障瘋狂電影,可是又好像有一點啟示和哲理在裡面,好像知道它要表達什麼卻又有點不知所云,然後那位海象人的詭異身影一直在我腦海盤旋揮之不去。

  所以一般人單問我「好看嗎?」這問題,我無法回答,我也不會推薦人去看這部電影,因為這是標準的邪典電影,並不符合一般大眾的胃口,不那麼好咀嚼,但如果你喜歡莫名其妙的劇情,想看一些獵奇的、荒謬的、有點噁爛瘋狂的、但又可以帶點嚴肅議題的電影,就可以嘗試看看這部片,相信會給你新奇的觀影感受。


  找了資料,思考再整理自己的思緒,於是打出這篇觀影心得,當然有許多個人解讀在裡頭,會涉及劇情上的討論,以下內容強烈建議看過電影的人再往下看。


=== 「海象~海象~你的牙齒為什麼這麼長?媽媽說牙齒長才是漂亮~」來哼個歌吧的防雷分隔線 ====

123  


【故事緣起】

  這部由凱文史密斯(Kevin Smith)自編自導的電影,是從他在播客(Podcast)第259集的節目中,與搭檔的對話內容而來。
  網友提供了一個詭異的換宿廣告給他,這個廣告內容的換宿條件非常詭異,主人說他做了一件仿真的海象裝,要求房客每天花兩小時穿上這套海象裝,凱文史密斯當下就超興奮,決定這內容一定要拍成電影,於是跟搭檔兩個人就開心的討論和構思劇情內容。

  節目最後Kevin Smith詢問網友的意見,如果想看到這部電影就留下「#Walrus yes」,不想就留「#Walrus no」,結果獲得了上千網友的「#Walrus yes」響應,促成了《人型海象》的誕生。
  導演在訪談中聊起了這件事,〝有時候人們就是需要一個陌生人,跟你說『你在做對的事!』,有一大群陌生人跟我說『去做吧!』,沒有理由不去追求那些白日夢或怪念頭。〞超級勵志又感動!(所以你們也快留言給我~)

  因為是從網路廣播源起的故事,所以將人物角色背景也設定為播客,網路廣播在整部電影裡都佔了很重要的元素,許多劇本的對話也都是之前節目中聊過的內容。
  電影結尾有段音軌,談論了片尾海象雙雄的荒謬決鬥,還有女友和好友帶著魚去探望海象人的橋段,這段談論幾乎全部在電影裡成真了,但他們談論的過程是這麼置身事外、瘋狂取笑著這些不可思議的荒謬劇情,但真實發生的時候,給觀眾的感受卻是那麼沉重和不寒而慄,創造出衝突的情緒。

 
(有人節錄了這段播客內容放在YouTube,英文好的可以聽聽看,基本上我只有聽到Walrus會有反應而已)


【Mr. Howard Howe】

  回到電影本身,我選擇了反派角色郝爾浩(Howard Howe)(麥可帕克斯 Michael Parks 飾演)作為切入點,那是因為我無意間發現了這部片充斥著大量的雙關諧音,也因為主角華勒斯(Wallace)(賈斯汀隆 Justin Long 飾演)初次到Howard Howe家中的一段關於稱呼的對話,Wallace稱呼他為「Mr. Howe」,他則說叫他「Howard」就好,比較親密。

  以人名來看這段話沒有什麼問題,Howard是名、Howe是姓,稱呼名字當然比稱呼姓來得親切。
  但加入了諧音來看,這段話就彷彿意有所指,隔開了表層與內在深層的兩端,要你發現電影其實有兩個部分。

  Howe,諧音How,你單純的問這電影如何,那我會告訴你是一個人被變成海象的故事,瘋狂又噁爛。

  Howard,諧音How word(字) / ward(監護) / world(世界),我們可以探討的東西可多了,談論各種單字意涵、談論這段Wallace被監禁和改造成海象的心路歷程、談論整個世界的人生大道理,你想挖多深就挖多深。


【How:變成海象的故事】

  Wallace是一個人氣播客,靠著網路廣播賺進了不少廣告收入,內容則是蒐集一些新奇白爛的故事,並在廣播中大量吐槽和取笑,充斥著粗俗的用字,每天都是一些低俗的喜劇。
  這天他為了取材跑到加拿大想要訪問一個舞劍舞到把自己一隻腳砍斷的白癡,沒想到這個白癡居然自殺了害他喪失採訪題材,還好陰錯陽差看到了一則提供住宿的廣告單,主人似乎是一個人生經歷豐富的老人,於是他就決定去拜訪這位Mr. Howard Howe。

  接下來的故事發展,你該警覺到兩件事:一、不要獨自去陌生人家;二、如果去了不要喝陌生人給的奇怪飲料,否則你就有可能被迷昏被抓去做人體實驗,例如改造成海象。

  原來Howard是個瘋狂海象愛好者兼連環殺人魔,嗜好是把人變成海象,在Wallace之前已經有23個受害者了,所以這有一套非常熟稔的SOP流程:

  1. 膝蓋骨以下的小腿被切掉,小腿脛骨被抽出來磨啊磨。
  2. 上臂和胸側縫合在一起,只剩手肘到手掌的前臂區塊可以自由活動,就像海象一樣。
  3. 海象怎麼可以說人話呢?所以舌頭拔掉就說不出話了,只能ㄠㄠ嗚嗚啊啊。
  4. 穿上海象衣,哎呀還差了一點什麼?原來是長牙啊,前面抽出來的小腿脛骨現在派上用場了,在嘴巴打洞裝上兩根用腿骨做出來的長牙吧。
  5. 只有外表變成海象是不夠的喔,我教你游泳、給你吃生魚,趕快連內心也變成海象吧。
  6. 來決鬥吧!要嘛殺了我成為真正的海象,要嘛就被我殺。
  
  結尾是Wallace選擇奮力一搏殺了Howard,身心靈都幾乎變成海象的他,回不去了,只好繼續在動物園裡當個海象,偶爾女友和好友會來探望他,真是可喜可賀(亂七八糟)。


【How word/ward/world:探討內心戲】

之一、Howard的犯罪心理

  Howard談起他的過去,關於為什麼要把人變成海象的原因,在後段逐漸揭曉。
  他曾在海中遇上船難,到了一個荒蕪的小島,在他受困於黑夜、寒冷、與飢餓時,小島上的一隻海象給了他溫暖,這樣高尚的情操讓他深深感激與欽佩。
  然而最後他卻無法抑制求生本能,將這隻海象殺害後吃牠的血肉,在一片殘忍的血腥中被經過的船隻發現而獲救。

  這或許解釋了為何他認為「海象是世界上最高尚的生物」「人類是世界上最殘忍的生物」;以及他為何要執意把人抓來監禁並改造成海象,再來場(他自認)公平的決鬥。
  講白一點,幾年前他殺害自己的救命恩人Mr. Tusk,這種不齒自己行為的愧疚,扭曲的罪惡感,讓他必須藉由這種詭異的方式來彌補。

  但只有這個理由未免太過薄弱,所以電影中加上了另一個要素,Howard幼年在孤兒院曾被輪流性侵的要素。
  我們常常看到很多殺人魔或強暴犯,細探過去會發現他們曾經遭受過長久的虐待或性侵等遭遇,這些毀滅性的創傷會影響他們的心靈,導致他們精神和心理異常,犯下許多暴力行為。

  綜合這兩點,讓Howard的殺人魔行徑似乎能夠追本溯源。

  為什麼說是似乎,你們想一下警探(強尼戴普 飾演)回顧他第一次遇見連環殺人魔的情景,當時化名為Moseeay的怪老頭,臉不紅氣不喘地用怪腔怪調說著虛構的事件,警探直到離開後才發現那些都是謊言。
  那麼多瑣碎的細節把警探唬得一愣一愣,毫不懷疑的相信眼前這個怪老頭與案件無關;再回到Howard說的這些經歷,真實性又有多少?

  所以這其實是一個信者恆信的問題,對於那些要求劇情一定要具有邏輯和合理性的人來說,導演給了這些素材讓他們可以腦補發揮,但其實這些論點隨時可以推翻,就算導演說Howard就只是個天生愛說謊、瘋瘋癲癲、莫名其妙的海象狂熱者兼殺人魔,你也拿他無可奈何。
  

之二、Wallace的心路歷程

  在Wallace被改造成海象之前,他其實已經先自我改造了一次,我們從他臨別前與女友獨處的對話中可以發現,現在這個自大膚淺嘴賤的人氣播客,是〝new Wallace〞,以前的〝old Wallace〞儘管有點笨拙無趣,卻是個單純、忠誠、容易感動落淚,充滿愛的人。
  女友想念那個舊華勒斯,但Wallace本人卻愛死了現在這個新華勒斯,因為學會輕佻的講些損人的垃圾話,讓他賺進大筆廣告費,擺脫了以前窮困的魯宅身分,邁向世俗認定的人生勝利組,但這樣的名利是否也讓他遺失了某些單純,比如對女友忠心不渝的愛。

  再提到電影中關於人類與海象的思辨,電影裡有兩種不同的論調。

  Howard說:「人們心中是否都有一隻海象?」「人類是一種殘忍的動物,當海象比較好。」這邊Howard認為人類是不如海象的,那些人類殘忍的、自私的劣根性,比不上海象無私分享溫暖的高尚。
  但一直到電影中後段,Howard對著已被改造成海象的Wallace怒道:「海象是不會哭的!」,以及華勒斯的女友與好友們到動物園探望已經變成海象的他時,女友看到華勒斯落淚的樣子,想到她爺爺曾經告訴她:「哭是好事,代表你跟動物有所區別,你有靈魂。」

  一開始我對這幾句話感到困惑,在Walrus(海象)與Wallace(華勒斯)之間,所謂的動物性與人性之間,導演究竟想表達什麼?兩者地位誰優誰劣?
  但我當我回想Wallace與女友臨別獨處的那個場景,我想到了性善與性惡說,也許這個答案可以解釋。

  海象象徵了動物的形體與良善高尚的靈魂,old Wallace有人的形體與良善靈魂(性善),new Wallace徒有人的形體靈魂卻已汙濁墮落(性惡),而這種崩壞的靈魂也跟一般只有生存本能的動物沒什麼區別。
  old Wallace變成new Wallace喪失了好的人性,而new Wallace被改造成Walrus(海象)時,儘管軀體變成了類似動物的存在,良善人性的一面反而回來了(會哭),這真是一件弔詭的諷刺。
  

【不正經的正經哲學】

  電影裡有許多粗俗的口語,也有許多文雅詩意的句子(例如提到海明威說的話、古舟子詠的新詩段落);有荒謬瘋狂不知道在幹嘛的白爛劇情,也有提出一些哲理的好像很有深度的場景。
  明明是有能力、也懂得這些一般人認為較有「深度」的學問,但這些比較形而上的哲學思辨通常只出現一下下,就會立刻轉化成近乎惡搞的場面。丟出了一個問題讓你思考,卻不告訴你正確的解答是什麼,你也就這麼一頭霧水的看完了這部莫名其妙的電影。

  我將之解讀為導演的戲謔,一個理由是講太多嚴肅正經的議題其實容易讓人覺得無趣,就像Wallace一開始聽Howard講述人生經驗時,他昏昏欲睡的鏡頭(導演大可讓他被下藥後直接昏迷,何必安排這段場景),其實做為觀眾的我當時也充滿了睡意。
  但若全是平面的故事而沒有任何〝意義〞在裡頭,這樣的電影就沒有可挖掘的東西,一樣會流於空泛無趣。

  所以導演將兩者綜合,在正經的哲學與不正經的戲謔惡搞中創造了另類的幽默,隱約透露出「不是不懂、只是不讓你知道我懂多少」的淘氣。那種看似無腦玩笑背後也有認真哲理的心態,在目前台灣幾個線上人氣插畫家的作品也很常見,我自己本人也很熟悉。(笑)


---

參考資料來源:《人型海象》超詭異的故事源起

這部電影還有很多有趣的諧音、雙關等用字,也可以從各種對話去窺探美加的文化,有興趣的人可以看以下文章:
艾厲森夢遊電影講堂--《人型海象》外語課:雙關諧音與美加文化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艾厲森夢遊仙境

Allison艾厲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