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火焚身    


  事情從一份奇怪的遺囑開始,過世的母親納娃瑪文留給龍鳳雙胞胎各一封信,叫珍和西蒙分別去找他們未曾謀面的爸爸含哥哥,並且轉交她留給爸爸和哥哥的信後,才能在她的墓碑刻上名字。
  剛開頭就丟了一個奇怪的問題,使觀眾陷入謎樣的迷霧裡,接著電影分成兩條時空路線陳述,納娃瑪文的過去和兒女尋訪過去的現在,開啟了一連串解謎的過程。

  電影裡用了許多數學的思考邏輯。
  比如說在珍一開始還感到迷茫困惑時,她向指導教授尋求協助,提及母親曾說父親是在戰爭期間死亡的,教授告訴她:「那是方程式的未知數,絕對別從未知的變數著手。」引導她找出確定為事實的立足點,再開始循序漸進、抽絲剝繭的追查下去。


  坦白說開頭的氣氛有點沉悶,演員的演技又有點生硬,加上許多場景的切換跳躍都不夠自然流暢,所以我看得有點乏味。
  但因為這部電影評價非常好,許多人都津津樂道於結局的意外,對於喜歡意料之外劇情的我來說,還是靜靜的看完了。

  結果結局對我來說並沒有驚喜,不僅沒有驚喜還早早就猜到劇情,我想是因為電影的架構鋪陳非常嚴謹的關係,當每個元素逐漸出現時,透過簡單的推理,你就是會猜得到劇情的走向,沒有峰迴路轉,最後的呈現就是安排好的必然。


====== 防雷分隔線 ======


  納娃瑪文幾乎一生中都在尋找她剛出生就被迫分離的兒子,也就是她希望雙胞胎找到的「哥哥」。

  當曾任職於卡法利亞特監獄的獄卒,向珍陳述起72號囚犯(唱歌的女人),也就是納娃瑪文被強暴刑求的遭遇時,一瞬間我就明白了。
  以卡通方式呈現的話,那一刻有許多點都串成一條線了,於是我會推著眼鏡說出:「真相永遠只有一個!」

  
  「一加一可能等於一嗎?」

  經過一些波折,知曉了全部答案的西蒙,一臉茫然的向珍提了這個問句,珍也在意會到答案時,又震驚又崩潰。
  這句對白就等於把整部電影的答案說出來了,一個弔詭的數學算式有不容小覷的威力,因為它會爆雷爆光光。

  一般人都覺得一加一等於二,爸爸和哥哥應該是兩個不同的人,誰知道一加一居然等於一,爸爸和哥哥居然是同一個人。

  失散已久的兒子以另一種身分面貌出現在自己面前,強暴了納娃瑪文還使她懷孕,最後生下這對雙胞胎,這是怎樣的一個時代悲歌?
  而原本納娃對被強暴所生下的孩子感到憤怒怨懟,卻在得知孩子的父親居然是自己與愛人所生的、失散已久的兒子後,反而感到欣慰,湧現了更多的愛與寬容。
  
  這其中的情緒轉折十分矛盾且複雜,半世紀的仇恨、對人生的麻木與茫然,最後是靠愛來化解(雖然這份愛有些弔詭)。


  「不論發生何事,我永遠愛你。」
  「能在一起就是最美的事。」

  和愛人所生下的兒子渺無音訊,最後他化成惡魔來到面前,給了納娃瑪文許多折磨苦難,還有永遠無法抹滅的傷痕(雙胞胎);等到真相揭曉,明白這位惡魔就是自己懷胎十月所生下的愛的結晶時,原本的折磨苦難都變成了變相的美好相遇,讓她感到憤恨的雙胞胎也變成了愛的結晶,成為愛的美好禮物。


  表層一看是亂倫悲劇,細細思索變成了愛的救贖。
  不論你喜不喜歡這樣的劇情設計,至少它提出了很多問題的質疑和思索辯證,關於宗教、關於仇恨、關於理想,他們都沒有一翻兩瞪眼的絕對。

  「那些無法解答的問題,它們會引出其他問題,同樣無解。」
  儘管如此,你還是可以相信眼睛看得到的真實,憑藉著你想要選擇的信念生活下去。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艾厲森夢遊仙境

Allison艾厲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