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從來不諱言我是個矛盾的人。
  我總是理性又感性;執著又豁達;絕對又寬容;複雜又單純;自信又自卑;吝嗇又慷慨;冷靜又熱情;謹慎又衝動。

  當我意識到這點的時候曾經很迷惘,這樣的我是好的嗎?這樣的我是不是沒有一個確定的方向?別人會不會看輕我,認為我是個沒有立場、意志不堅的人?
  正面的時候一切都積極樂觀,負面的時候也是可怕的消沉和低落,這種情緒的高低起伏時常讓我困惑。
  但我近年來慢慢的能夠接受自己,理解人本來就是這樣子,不可能永遠順風或逆風的活著,明白在絕對值兩側極端的我、或是在中間搖擺不定的我,都是我真實面對世界的體悟。
  但矛盾過後最好要有個選擇,否則人就會停滯不前了。

  除了自己腦內的矛盾,也有自己和外界的矛盾。
  這個世界上有太多事情不能百分百如心所願,於是我們產生對立的價值觀衝突,我們產生矛盾,我們想要控制或改變。
  因為天生內建強大的同理心,很多事情我總是能感同身受,尤其當經歷了許多以後,明白世事無絕對,每個人都有每個人的苦衷,每個人也都那麼與眾不同,我自己的標準和他人的畢竟是無法完全相同。
  雖然矛盾但自由,我明白你有做決定的選擇,而我也有接受或不接受的選擇。


矛盾之一:坦承

  A是個坦率的人,就是那種心事完全藏不住,開心就表現得開心、難過就表現得難過的人,A也最討厭有人對他說謊。
  他把人跟人之間的欺瞞、說謊都當作罪惡,認為這些背叛了彼此的信任。

  但那些比較小的謊呢(比如說客套和應酬話)?別人指使要求說的謊呢(比如老闆要秘書對訪客說他不在)?為了避免麻煩糾紛而說的謊呢(男友和女生朋友出門對女友謊稱和家人聚會)?
  更進一步的發現,這世界上每個人好像或多或少都會說點謊,畢竟不是每個人都吃過誠實豆沙包。

  雖然A還是不喜歡說謊,但他對這個充滿謊言的社會做出一點讓步和妥協。
  諒解別人擁有說謊的自由,他要學會敏感的察覺謊言底下的真實,或者在還沒有心理準備面對真相前先不聽不看不問。


矛盾之二:曖昧

  原本戀愛時B是個單純而專一的人。
  她跟一個喜歡的男生曖昧起來覺得很開心,但也發現男生其實有很多曖昧對象。

  「是不是會曖昧的人桃花運才會好」、「不想被當成被選擇的一方啊」,B也決定跟很多人開始曖昧。
  過沒幾天後B覺得這很無聊,和多個人維繫曖昧關係很耗費時間,還要承受不喜歡的人猛獻殷勤的壓力,甚至和別人曖昧時她心裡對喜歡的男生會有罪惡感。

  於是B接受自己就是只想和最喜歡的人曖昧的人,其他的頂多只能把他們當朋友,她要把和其他人曖昧的時間拿來提升自己。


矛盾之三:遠距離戀愛

  「只要心在一起,距離不是問題。」C好認同這句話,所有行為只在於有沒有心。

  也許她可以滿足於心靈精神層面的陪伴與溝通,但對方卻需要真實的體溫和擁抱。
  這被他人指責為不夠愛的象徵,滋長了C的恐懼和憤恨。

  直到某天C生病/難過時,拼命忍受一個人的寂寞不安,她才懂得對方所說的那種無助感。
  有的人懂得克服、有的人自知無法克服、有的人以為自己可以克服,僅此而已。

  而到頭來呀,如果要跨越遠距離,讓其中一個人放棄熟悉的一切只為了在一起,對方不願意還得被接受指責,這樣也太委屈了。
  想到這裡,C忽然一點也不恨對方了。
  

結論:

  矛盾是個過程,代表對正反兩種或者還有其他可能的思索辯證,很容易停留在想太多又瞻前顧後的沒結果。
  但如果最後你理出一個結果了,代表你對所有局勢都有著基本的了解判斷,你懂得自己真實的欲望與擔憂,你決定要順從或戰勝自己的欲望與擔憂。

  這個過程經歷過愈多次,下一次抉擇的時間就會愈短,直到幾乎內化成直覺般的經驗,成為一生行動的準則。

  那些從不經過矛盾,想怎麼做就怎麼做的人,要不就是他們真的非常自我和單純,毫不顧忌的遵從本能(例如嬰兒);要不就是他們放棄思考各種可能,只依循著唯一準則聽話配合照做(例如奴隸)。
  打完發現前面這句話也是蠻武斷的,我必須補句凡事總有例外,看來直到最後結論還是矛盾。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艾厲森夢遊仙境

Allison艾厲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