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親愛的Y先生:


  對於你,我一直是帶著愧疚與遺憾的。

  經過了這些年,經歷了許多事,當時我對你的傷害最終像是報應一般,也輪到其他人用類似的殘忍來傷害我,我才深切的明白當時你的感受。
  我明白當時你選擇對我的冷漠與決絕,並不是小氣或者沒風度,只是你需要保護自己,將一切會惹你傷心的人事物隔絕在外,眼不見為淨。


  我們曾經是好朋友,有點曖昧的那種好朋友。
  當時你對我的關心,以及各種討我歡心的舉動,對當時幼稚的我來說,是一種令人高興的虛榮。

  我非常的自私,只顧著接受你對我的好,卻忘了這份好是帶有期盼的。
  我給不起那份愛的期盼,忘記了沒有誰有義務對另一個人好,居然逐漸理所當然了這份被寵愛的資格。

  直到我和他交往了,大夢初醒的你決斷的再也不認我這個朋友,見我像見到仇人一樣,我還覺得疑惑。
  我不諒解你當時的決定,這是我想說的第一個對不起。


  但你無疑是對我而言很重要的一個人,失去之後才懂得珍惜一直是亙古不變的道理,當時幼稚的我做了一連串我至今想起來都會痛罵愚蠢的決定。
  我選擇跟他分手,試圖重修我們的友誼,卻發現我們之間根本沒有單純的友誼。
  在抉擇點時我踏過了那條曖昧的友誼線,以為自己給得起你要的愛,最後才發現我給不起。

  選擇結束我們短暫的感情,我曉得我們就像兩條交叉的線,一旦交錯過就會愈走愈遠,分歧到再也看不到彼此的邊際

  親手斬斷這段關係,當時我流了多少淚,對你來說一點也不重要。
  做一個壞人提分手,需要多大的勇氣,內心有多麼難受,當時讓我結實的上了一課;但這一切比起被迫接受分手的你而言,多麼微不足道。

  當時我給你的傷害,經過歲月的流轉,後來又全數加倍奉還到我身上了(你儘管嘲笑吧,這是我的報應)。
  痛徹心扉的同時,我想起你,曾經被我這樣傷害的男生,對於當時我造成的傷痛,是我想和你說的第二個對不起。


  經過了幾年的光陰,我以為我們可以事過境遷,當個普通朋友。
  但你不願意。

  比如說,曾經加過好友的社群或通訊軟體,一陣子沒消沒息的互動後,偶爾想搜尋你的消息卻發現我再也不在你的好友名單裡。

  縱然遺憾、即使可惜,但我明白是我自己造的孽、結的因果,無從埋怨。
  我為我當時的選擇負責,所以我接受從此和你形同陌路的事實。


  直到那天,我無意間得知了你的一點點消息。
  大約是有個穩定交往的女友,然後生活得多采多姿,我訝異自己居然微笑了。

  不知道我是否仍在你心中佔有一點點點討人厭的回憶,也許是我高估自己,在你心中早已把我當成是一個無關緊要的路人,就像一個陌生人一樣,沒有必要有任何的互動和交集。
  不管如何,我都不會再主動打擾你。

  對於那些往事,雖然我一直想和你親口說聲抱歉,但我想或許再也沒有機會了。

  對不起。
  我並不希冀你可以原諒那些年我的無知愚蠢和幼稚,但我還是欠你幾百句的對不起。

  祝福你。
  不是惺惺作態、憐憫的祝福,畢竟事情也經過好些年了,若是我們相遇大概也激不起一絲波瀾,我只是很平淡的給予遙遠的祝福。
  即使這份祝福你收不到。


  有些人有些事,過了就再也不要牽扯,這樣毫不相干的狀態,對我們何嘗不是一種最好的結局。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艾厲森夢遊仙境

Allison艾厲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