陣頭  

  這部取材於台中「九天民俗技藝團」真實故事所改編的國片電影,講述陣頭文化轉型成功的勵志故事,結合台灣優美的諸多景點地標、草根性的民俗傳統和本土人物口白,創造了好口碑,也讓票房開低走高,獲得了破3億的好成績。

  有歡笑、也有感動淚水的情節編排,整體呈現還算完整,片中以大量的【衝突】場面強調無所不在的各種形式對立,看得出來想要營造出從緊繃接著成功化解衝突、最後皆大歡喜的勵志感動,但也許礙於片長限制,有些細節的處理仍顯粗糙,使部分化干戈為玉帛的場面,在我看來是有些突兀的。


一、家庭衝突

  阿泰(柯有綸飾)自從幼時被父親阿達(阿西飾)誤會,便離開家鄉台中到台北玩樂團,而且再也不肯喊他爸爸。
  阿信(吳勇濱飾)因為在家裡一直被愛喝酒的老爸(夏靖庭飾)打,所以非常不喜歡回家。
  檳榔成‧成叔(鄭志偉飾)也因為中間九天團的拮据經濟,和老婆(楊淇飾)時常吵架。

  這裡包含了幾個家庭爭吵的重要元素,溝通不良造成的誤解、酗酒與家庭暴力、還有金錢經濟問題,在現實社會中隨處可見。
  電影裡隨著九天團打響名聲,終於在片尾的盛大演出中上演一幕幕家庭成員到場觀看支持,傳達消弭衝突的溫馨氣氛。

  單以電影中親子、家庭中的衝突而言,這裡處理的情節都還算合理,但愛喝酒會打施暴的老爸,如果在現實中絕對沒有這麼簡單就迎向Happy Ending(除了極少數會痛改前非,大部分這類人都是會變本加厲,甚至還會追著出名的小孩要錢),而阿泰與阿達父子間的矛盾還有一項,我認為是在電影結束也沒有化解的地方,這點在宗教衝突的部分中說明。


二、宗教(價值觀)衝突

  電影主軸很明顯的,是想敘述一個陣頭由傳統觀念中蛻變為新藝術文化的故事,在傳統與創新的兩者對立面中,很自然的以上一代父輩、這一代子輩做為衝突的代表。
  達叔是篤信神明、信仰虔誠,維護傳統陣頭文化的九天團老團長,而自己的兒子阿泰完全不信神明,在三太子神像上塗鴉、跨過香爐、不了解擲爻意義,對陣頭完全不了解的人,在當上九天團團長後的種種行徑,從根本的價值觀就是完全衝突。

  〝宗教信仰〞是新舊陣頭意義上的衝突,但在電影裡,宗教對於陣頭的重要性被刻意淡化,甚至出現反駁言論。
  當阿泰提出「尊敬的是你、陣頭、還是神明?」的質疑,以及想要「不用開臉、不用扮神,也能讓人看得起的陣頭」的理想時,就將這裡的新舊陣頭從意義上轉為形式上的衝突

  陣頭不再是敬天酬神的儀式,而是一場充滿藝術創新的表演秀。
  九天團、震天團兩位老團長阿達和武正(廖峻飾)的固執,也隨著師父出場而被指責是食古不化、死要面子,僅僅只是堅持無位的傳統陣頭形式而已。

  固然不能否認跳脫了冒犯宗教、褻瀆神明的諸多限制之後,陣頭以截然不同的思維開啟新的文化篇章,但老一輩堅持自己的信仰,也不能說就是沒有意義。
  所以即使片尾的盛大表演中上演阿泰與達叔的溫情劇碼,他們兩人對於宗教的衝突仍然沒有化解,但從阿賢(黃鴻升飾)在片中勸阿泰將LED條貼在衣服上而非臉上時,也許可以將之視為兩人各退一步的包容。


三、團隊內部衝突

  說到九天團內部衝突的演化與和解,從一開始的零散混亂,到最後齊心努力朝共同目標邁進,新團長阿泰絕對是核心人物。

  但是說真的,做為一個角色,阿泰在電影前後半段的心境與態度落差太大,從一開始的吊兒郎當、血氣方剛、動不動就生氣放棄、固執的只憑自己的想法做事的大少爺,經過一次殺妹敏敏(林雨宣飾)的教訓,整個人就好像脫胎換骨的完全轉性,變成為團隊著想、會鼓舞大家的士氣、激勵人心的超級領導者,甚至擁有化敵為友的寬大氣度。
  這邊的呈現有點太戲劇化了,極大的落差缺乏更有說服力的舖陳,因此是有些突兀的。


四、競爭衝突(九天團v.s震天團)

  在電影的前半段,兩團彼此的較量叫囂是十分劍拔弩張的,甚至到了有點無理取鬧的地步。
  面對阿賢率領震天團不斷對九天團找碴的行為,儼然就是血氣方剛的幼稚小鬼,毫無理由的、毫無意義的勝負對決。

  然後終於在九天團闖出名號,震天團忍無可忍要求分出勝負,接著就展開了一次健康熱血的登山打鼓比賽,阿賢忽視自己的團員一個人衝到了山頂,阿泰則是連同敵隊受傷的團員一起攀上山頭,敲下第一聲鼓鳴,然後還大氣度的邀震天團加入同樂,一起參與接下來的市政府演出。

  這邊化干戈為玉帛的情節不得不說真的很老梗啊,而且阿泰前後性格的轉換實在很不協調,跟第三點一樣,前後落差的合理性仍有待加強。


五、陣頭文化衝突

  最後回到電影的核心,阿泰嚷嚷著「想要做出和別人不一樣的陣頭」,扭轉著別人對陣頭「耍流氓、吸毒、不良少年」的負面印象;達叔總是罵兒子阿泰「不懂什麼是真正的陣頭」,但原本對陣頭一無所知的觀眾,將電影從頭看到尾之後,對於陣頭似乎仍然是懵懵懂懂。
  試著整理一下可以發現,電影中出現了三種陣頭概念:

  第一種是達叔、武正老一輩傳承下來的傳統陣頭,也是陣頭的起源核心。
  他們對宗教神明有虔誠的信仰,陣頭的舞步、音樂、表演,都是為了祭天酬神所具備,換句話說,陣頭就是為了「感恩、酬謝、娛樂神明」所衍生出的表演活動。
  所以陣頭與宗教、廟宇、神明息息相關,是信仰的文化傳承。

  第二種是變調的陣頭,打架、吸毒、嗆聲、飆車…等有著負面形象的陣頭。
  不想念書的小孩認為成為陣頭很帥、很搶眼而加入;或是弱勢、問題家庭的小孩因無法念書而加入,這些社會邊緣的大量年輕人組成的陣頭,也有可能與黑道幫派掛勾,他們血氣方剛、不服輸,甚至做出過度激烈的衝突行為,造成許多民眾的困擾和恐慌。
  這些陣頭,打著神明的旗幟,卻遺忘了信仰的善念本質。

  第三種是阿泰想要打造出的,和別人不一樣的陣頭。
  從打鼓開始練起,加入了流行、藝術等不同元素的陣頭文化,去環島、去爬山、登台表演的陣頭,這個陣頭,很不一樣、很酷炫。
  只是,它跟神明和宗教好像也沒有什麼直接的關聯,完完全全的被昇華成了不同型態的藝術文化表演

  片尾中「新陣頭」的一場盛大表演,衝破了傳統陣頭的思維,闖盪出新的文化藝術概念,但這些不同本質與內涵的陣頭文化衝突,在電影結束後也依然在繼續吧。


  由各種不同形式的衝突情節,堆疊出的【陣頭】電影,展現出濃厚的台灣味,讓人不禁覺得好氣又好笑。
  如果現實中的所有衝突也能如電影情節般輕鬆消弭化解,那就真的皆大歡喜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艾厲森夢遊仙境

Allison艾厲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