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求您,請對我施展魔法,讓我昏睡一年吧!」




  這天,一位安靜美麗的女孩來找巫婆,淚眼婆娑的說出自己的心願。

  巫婆其實心腸不壞,她只是比較老一點、會魔法、還有些八卦而已。面對這位女孩的要求,她感到很納悶,一個如花似玉的女孩,怎麼好端端的不享受人生,居然希望用魔法讓自己昏睡?

  女孩搖著頭不說,眉宇透著濃濃的哀愁,她仔細而有條理的敘述她想要在一個隱密的小屋裡昏睡,讓她封閉對外的感官、也切斷自己的思緒,直到一位男子出現,將她喚醒。


  原來,是為了睡美人的際遇而來。
  她也想要找到一位勇敢的王子來解救她嗎?
  但那是幾千萬分之一的機率,不可以盲目跟風啊。

  巫婆勸說這位美麗的女孩,希望她打消心願,但她倔強的不聽。

  看來,還有隱情。


  巫婆禁不住她的苦苦哀求,陪她到了指定的隱密小屋,那是個藏在山腳下,被青翠綠蔭包圍的安靜場所,很適合長眠的地方。
  她舉起乾癟粗糙的手指,上頭有著鮮紅又長的彎曲的指甲,輕輕一點。

  女孩沉沉的睡去。




  別人看到女孩的第一印象通常是安靜,那種恬然自得的氣質,細細相處之後會發現她的許多優點,比如溫柔體貼、細膩周到、而且聰明能幹。
  但她不勇敢。

  因為不勇敢,所以選擇沉睡。
  她不敢觀看外界的一舉一動,不敢眼看著她害怕的事情發生,甚至痛恨起總是胡思亂想的那個懦弱的自己。

  她想著,要怎麼才能讓自己不再害怕未來的結果?
  她努力了很久,得到的答案是,那就直接面對結果,不要等待。

  她不想在等待期間飽受煎熬,不想在這段等待宣判的時光裡整日擔心受怕,於是她找到另一種直接面對的方式,就是讓自己失去等待的人生,直接面對最後的結果。

  可能也是一種逃避的方式吧。


  但女孩忘了,她只是睡了,而不是死亡。
  睡了,就還會做夢。

  會夢到那些悲歡離合的過往。



 

  她的夢大致不出三種類型:感動、幸福、與沉痛。



  首先是感動的夢境。

  在感動的夢境裡,她會夢到當初和那位騎士相遇的情形。當她想爬上高聳山頭觀看壯麗的風景時,不慎跌了一跤摔落谷底,在她全身是傷、狼狽不堪的時刻,騎士出現了。

  他仔仔細細的幫她查看傷勢,治療傷口,在她痛得落淚的時候溫柔的安慰她,叫她不要怕、放心,這些傷口很快就會好了。
  然後騎士問起了女孩在這裡的原由,自告奮勇的說要陪著她登上山頂。

  起初女孩只是微笑著拒絕,她說她沒辦法再摔一次了,但騎士總是鼓勵她,溫柔貼心的說他會保護她,讓她儘管放心的繼續登山,他們一定可以看到世界最美的風景。

  女孩感動得無以復加,騎士的話語中有種溫柔的堅定,讓她忍不住想要信賴他。

  這一次應該不會受傷了吧。
  女孩想。



  再來是幸福的夢境。

  她夢到那些年,他們一起歡欣甜蜜,互相扶持著前進攻頂的時光。

  騎士和女孩陷入熱戀。
  他們每日每夜的談情說愛,一整路都手牽著手,一同面對登山過程的各種難關。

  他們一同探索著彼此的思想、彼此的差異,然後吸收、接受、融合成屬於他們自己的思考方式。
  騎士和女孩彷彿融為一體,相偎相依,許著山盟海誓,永遠不分離。

  但他們並不只是浪漫的的傻子,他們不是只沉浸在風花雪月,他們沒有忘記要一起攻頂的目標,每天晚上都抬頭看著天空最亮的那顆星星說,快到了,我們很接近了。

  這一次一定可以看見心頭朝思暮想的、最美的風景。
  女孩肯定的想。

  這類夢境佔的時間最長,即使是夢也足夠讓熟睡的女孩漾起甜美的微笑。
  


  最後是沉痛的夢境。

  她夢到那天闖入他們之間的不速之客,充滿權威卻也可怕到令人顫抖的國王。

  國王專制的命令騎士,護送他從小捧在手心的尊貴公主到遠方,如果不從,當國王一聲令下,他們的家鄉、村莊、還有騎士和女孩,通通都會死無葬生之地。

  直到此刻,女孩第一次領悟了愛的渺小、幸福的易碎。

  原本已經快要攜手攻上的山頂,被國王毫不留情的武器攻擊,他們又摔回谷底。
  而且這次,騎士再也保護不了她。

  他們一起傷痕累累、一起接受令人憤恨的命運、一起悲痛的繼續生活。

  「等我一年,等我把公主送達,我一定回來找妳。」騎士對女孩說。

  女孩眼角忍著淚,悶著濃濃的鼻音說好。
  然後看著自己的男人,轉身當了公主的護花使者。

  她每天哭、每天想,想著公主會不會愛上他,不放他走了?或是他愛上那個嬌滴滴的公主,捨不得離開了?
  多少痛心疾首的問號,把自己逼到瀕臨崩潰的絕境。

  然後有一天,她想要殺死自己的疑神疑鬼,強迫自己面對最終的結果,於是她想到了巫婆。




  巫婆透過水晶球窺探了她的夢境,搖頭嘆息。

  如果可以,她希望一年的時光,能給這個傻女孩一個美好的幸福結局。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艾厲森夢遊仙境

Allison艾厲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