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天晚上,我忽然很想要喝菊花普洱。

  明明吃完飯後已經喝了一杯去冰飲料,明明時間已經是晚上九點多、明天又是痛苦的禮拜一必須早起,所以馬上就要準備洗澡睡覺,但還是叨叨唸唸的叫著「我想喝菊花普洱。」
  一邊想喝、一邊又捨不得他這麼晚了還要跑出去買,所以一直拖拖拉拉下不了決定。

 
  「妳想喝我就去買啊。」看我拖拖拉拉這麼久,他一邊覺得好笑一邊溫柔的說。

Allison艾厲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